面向市场,开发潜能,学以致用,自强自立

招生信息网_招生处_辽宁广告职业学院

招生政策

您现在的位置: 辽宁广告职业学院 >> 招生处 >> 高考资讯 >> 招生政策 >> 正文

《时代商报》高凯征:公办大学没必要办三本

时间:2010/7/13 栏目:招生政策 来源:辽宁广告职业学院

(本版稿件由本报首席记者 于江涛采写)原本,按字面理解,去行政化为的是去除长久以来高校内外管理体制的僵化,弥补和挽救高校在学术创新、民主科学和适应市场等领域的不足和危局,以使中国教育走出广受社会诟病的种种怪圈。但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,被动等待绝不是办法,更从未奏效过。
    2010年7月5日,国务院专家津贴获得者、曾任辽宁大学文学院院长12年、辽宁广告职业学院院长高凯征告诫说,虽然去行政化已是势所必然,但高校若依然甘于等下去,以期通过外部自上而下的力量实现以逸待劳式的“自我救赎”,则有违于高校去行政化的初衷和终极目的。
    创办于1993年的辽宁广告职业学院(原名辽宁北方广告专修学院)目前仍是全国唯一一所独立的民办高职类广告学院。由于与辽宁大学颇深的历史渊源,令它成为了一个在其身上既能体现民办高职院校优势,又能洞悉公办大学窘境成因的典型标本。
不求“通吃”,但求“专业”
    记者:“有一种说法是,从发展现状看,与公办大学不同的高职类院校更聪明?”
    高凯征:“这多少是逼出来的。辽宁广告职业学院的录取分数线比辽大低近200分,学校实力与学苗质量相差都很大,如果培养的学生再没有特殊定位的话,这样的学院是没有生存空间和出路的。公办大学培养的是通识人才,高职院校显然应该着力塑造智能技术人才。”
    记者:“现在看来高职类院校当初有些像‘无心插柳’。”
    高凯征:“与社会分工是人类社会进步的表现一样,随着全球经济合作的深入,我们的教育也必然面临更加细致、有效的分工。”
没有什么改变不了
    记者:“高校在提倡去行政化,但似乎总有些问题根深蒂固,真的难以解决吗?”
    高凯征:“据我所知,课程体系的改革是这样的。比如辽大现在使用的部分教材仍然是我十几年前在任时编写的,所以说,大学存在着严重的教学与实际应用的不符合。”
    记者:“那么,您的高职院校里是怎么做的?”
    高凯征:“辽宁广告职业学院的主动改革始于2004年,分四个阶段:先用3年时间总体上改变课程结构。由原来课堂文化理论授课课时和实践课时的‘七三开’变为‘三七开’,原来的课程体系被砍、并、调、创,具做法是引入案例分析;又用3年时间变教给学生知识结构为行为结构。例如,把相对枯燥的广告策划知识整合为一步步的具体行为——市场调查、产品分析、产品定位、策划策略、文案写作等等,这与传统的知识逻辑结构完全不同;再用半年时间改革教学方法。在继续大量引入案例分析的同时,变课堂教学为情境教学。即根据各种市场状况进行情境模拟,如第一时间引入‘三鹿’事件,让学生真切接触危机公关,后来,地震灾情也被情境模拟。由于现在许多企业在重大公共事件上的自我宣传措施不是很有效,学生的反映非常好;目前,我们正在进行增强学生动手能力的第四阶段。“考试改革也很重要,我们引入讨论式考试,一个月考四次,每堂课至少提两个讨论课题,这种考试的结果占最后成绩的70%,卷面分只占30%。而且,尽量不设标准答案,最大限度地发掘学生的创造力。”
犯险而进× 知难而改√
    记者:“而这些主动求变的做法为什么在公办大学很少见?”
    高凯征:“原因是体制问题。教师的知识结构就是这样,从副教授到教授再往上,研究生导师以及博导都是在这个体系里成长起来的。就好像狼在很多时候只能在‘眼亮’下行走一样,就是说狼如果身后有一辆车在追它,而它却只能顺着灯光照出的路线跑,不会跑向别处。具体投射到很多教师身上也是一样,换一种方法就不会教学了。这就是我们的行政体制和教学体制,国家一次又一次的教学检查、验收已经形成了一种定式,非常僵化。明知前边这条路出不去,堵死了,后边却还源源不断的招生、培养,所以只能越堵越死,培养出去的学生也是能力有限。”
主动救赎天地宽
    记者:“作为高职院校的校长,您如何评价目前去行政化工作中大部分公办高校的等待心理?”
    高凯征:“在中国市场经济繁荣的情况下,市场需要什么,什么就会变得越来越重要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中文专业很吃香,各单位都有宣传干事,但随着市场经济的进化,中文专业降温,那么市场需要什么,是一味知识广履盖的通识人才还是更多有动手能力的执行者,需要好好考量。与此同时,尽早付诸行动最为重要。如果辽宁广告职业学院的课程体系改革只是等待而无实际动作,那么,我们已经连续3年98%以上的就业率恐怕仍在梦里。”
去行政化不应“一刀切”
    记者:“高校去行政化过程中,是否还有容易被忽略的问题?”
    高凯征:“当然,不同的高校多年来,靠自身和行政调控已经确定各自的发展路径,对于那些符合市场需求的,则应支持其发展下去。去行政化不能‘一刀切’,不能搞平均式发展,社会发展永远是不均衡发展。”“比如,一些公办大学没有必要办三本,没有必要办校中校,既占用了国家大量的教学空间和师资资源,又不能有效培养出国家需要的人才。应该把原本属于高职院校的生源空间还给高职院校。据我了解,目前有关部门已经有了很明确的精神,把三本和校中校的招生名额资源还给高职院校,明年实行很有可能。”